当前位置 :
苏芮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3-02-08 03:03:25

天下着细细的春雨,打在脸上冷冷的。苏芮随着拥挤的人群走出车站,远远地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举着她名字纸牌四下张望地站在那里,苏芮走了过去。

苏芮的故事

他冷冷的看着她问:“你是苏芮?”声音冰冷略带着一点点沉沉的忧郁。

苏芮有些失望闫成没有来接她。

她礼貌的点头问:“你是?”

“我叫林和,是闫总的秘书。闫总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做,派我来接你。”他打量着这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子的女孩,疲倦的眼里写满了失望,双手有些不安地提着沉重的行李,来投奔一个在网络上面爱上的男人。在他感觉,这个女孩有点傻,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竟然相信网络……

林和打开车门,请她上车。等她坐好”碰“的一声关上了车门。他绕到驾驶座上坐好,拿起副驾驶座上的一大捧红玫瑰。递给了苏芮:“闫总嘱咐我买花送给你。”

林和的表情有些生硬,似乎并不情愿地做着老板交代的事……

林和送她来到了一所小别墅,帮她放好行李就走了。傍晚时分又送来了食物和一大堆水果,始终没有和苏芮说一句话……

苏芮疲倦地等到了天完全黑透闫成也没有出现……

她随便吃了点东西,和衣躺在了床上,感觉很累很疲倦。床上的棉被和枕头非常柔软舒服。不一会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苏芮是一个孤儿,在她眼里网络是一个可以解除寂寞和孤独的好地方。认识闫成是在网络里,不久闫成提出让苏芮来他的城市。她毫不犹豫地来了,来之前她什么也没考虑……

苏芮在甜甜的睡梦中被吻醒,一个男人的气息,徘徊在她的耳边。苏芮惊觉地用力去反抗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芮芮是我。”一刹间苏芮失神了,停止了反抗。黑暗中她感觉下体一阵疼痛,仿佛有什么贯穿了她的身体,苏芮突然感觉到了恐惧,恐惧而惘然,在一波一波的疼痛中甚至感觉到无助。

清早她被渴醒了,嗓子里冒着烟。她争开眼睛最先看见的是一张苍老陌生的脸,她迅速地坐了起来。感觉头猛烈地晕厥着。那个男人也睁开了眼,微笑地看着惊恐的她,仿佛是在看一个宠物。

苏芮闭上眼睛,大滴的泪悄然无声地落进被子里,闫成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了宝贝?”

苏芮惊讶地睁开了眼睛,房间里只有这个陌生的老男人和她自己。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闫成的声音?老男人呵呵笑着:“不认识我了吧!宝贝,我就是你爱的成哥呀!”苏芮恐怖地睁大了眼睛看着闫成,又想起了昨夜,她有一种想吐的感觉,网络上的人竟和现实中的人是两个人,唯独一样的是声音……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油然而生,苏芮绝望地捂着脸痛哭起来……

之后她知道自己不单单是被欺骗那么简单,自己还被软禁了,那个老男人狂暴地打了她一巴掌之后,拿走了她的行李,钱和身份证,甚至衣服,她只能穿着身上这条纯棉的白色睡裙,呆在这个像笼子一样的房间里……

哭了一天,她想到厨房去喝水,走过客厅的时候,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进来的是接她来的林和。他在门口看见穿着白棉布睡裙的苏芮,似乎有些惊慌地站在那里。

外面依稀传来淅沥的雨声。阴暗潮湿的空气一涌而进。两个人面对面地注视着,突然苏芮抓住了他的胳膊。“求求你让我走吧!大哥求求你!”林和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抽出这个可怜女孩的希望,放下食物走了。绝望的苏芮没有哭,坐在这个笼子一样的屋子里,听着雨点打在玻璃窗上的声音。

整整三天苏芮什么也没有吃,只是坐在阴暗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窗外。林和看着窗前那个小小的身影,眼里充满爱怜,他有些焦急地想劝她吃点东西,但是看见她仇视的眼神,他感觉自己在退缩。

“苏芮,你吃饭呀!……你想把自己饿死吗?”

“救我。”苏芮冰冷地眼泪滴落在他的手心上,几乎是在瞬间,苏芮紧紧地搂住了林和的脖子,激烈得近乎粗暴吻着他的嘴唇,她想用这个方法自救。林和痛苦的想“苏芮,苏芮,你这个傻孩子,为什么老是把自己置身在危险中。”

他把她拉离了怀中,感受着她痛苦地喘息。他轻轻地拭去她脸上的泪:“吃饭吧!我会想办法帮你逃走……”说完这些话林和自己都震惊了,他要背叛闫成吗?他恐惧地打了一个冷颤。

苏芮听话的开始吃饭,之后的每一天她都期盼着林和推门进来的时候,她会紧紧握住他的手,用眼神询问是不是有机会了,可是林和的眼睛老是内疚地闪烁着。他要怎么和她说?她那充满期待的眼神,让他感觉到重重的压力。但是他只能摇头,看着苏芮失望的跌坐在地上……

凌晨的时候,苏芮醒过来。在黑暗中她看见了一个迷糊人影,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光着脚站在地上。窗外响着很大的风声,黑暗中一双手无声而坚定地捕捉到了她。她知道是林和,他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拥抱住她的时候在轻轻地颤栗。他说:“苏芮,我来带你走。”他把她推倒在床上。她在他的亲吻中感觉到了咸咸的泪水和浓浓的酒气。

林和神色慌张的带着苏芮来到了火车站,在人多的地方苏芮看见了警察,她歇斯底里的叫喊着。林和不解地看着这个自己救出来的女人,在寻求着另一种保护。警察来了,苏芮指着一脸木然林和说:“他绑架了我。”林和没有逃,她只是不懂地看着苏芮,不懂这个女人眼睛里的恨……

在一个城市里,苏芮重新开始一个人的生活。

她在一家超市找到了工作,包吃包住。生活变得单纯而寂静的。黄昏的时候,她常常一个人出去散步。除了工作,散步,她在没有地方可以去,也没有任何朋友,除了夏杰。

夏杰是超市老板,夏宝宝的父亲。夏宝宝是个娇气的女孩子,她的母亲在一年前和夏杰离异。夏杰对苏芮说:“宝宝常对我说:“你像***妈。”苏芮微笑地拍着夏宝宝的头,宝宝紧紧地牵着苏芮的手,那一天他们一起出去散步,在阳光下夏杰看见苏芮和女儿身上闪烁着淡淡的光泽。

有一天夏杰突然对苏芮说:“你是否可以考虑嫁给我。”

苏芮看着他,他是个非常普通的男人。她对他没有可以谈婚论嫁的好感。知道他很有钱,而且不显得俗气和浮躁。普通的装扮,喜欢穿布鞋。不喜欢说话,却常常和孩子说个不停。

苏芮有些傻傻地问:“为什么?”夏杰脸有些红,轻咳一声说:“因为宝宝很喜欢你……我也很喜欢你,我看着你常常不开心地想着什么,我知道你肯定有不同寻常的经历,你可以保留这一切,不需要对我有任何说明,我只希望给你稳定幸福的生活。”

他的手轻轻地抚摸她如丝的长发:“我想给你可以停靠的地方。”

举行婚礼的前一晚,天下起冷冷的细雨。

苏芮失眠了,一直到了凌晨的时候,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突然床边的电话铃响起来,苏芮迷迷糊糊地伸出手去,在黑暗中拿起电话筒。寂静的房间里,只听到电话里面传来沙沙的声,然后是一个男人声音:“苏芮。”他叫她的名字。

“林和?”苏芮觉得自己一下子醒了过来。她认得这个声音,只要一听到,就会唤醒她灵魂深处那段恐惧的记忆,林和的声音模糊而断续,他说:“苏芮,我出狱了。”

“…林和,你恨我吗?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也许我不该把你送进监狱。”苏芮哭了……

“苏芮。我不恨你,我非常想念你……。”

电话里不真切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苏芮说:“林和,明天我要嫁人了,我想我会幸福的……”

林和哭了……然后电话突然就断了。

苏芮放下电话。她怔怔地看着黑暗的房间,她想,自己是真的在做梦吧,林和怎么会有她的电话号码。可是摸到自己的脸,满手都是温暖潮湿的眼泪。

苏芮顺手拉开窗帘,看了看外面,一小朵一小朵雪白干净的雪花,在冬天的黑暗而寂静的夜空中,安静地在风里面飘舞。

苏芮看着飞舞的雪花,那段恐惧的记忆又在心底闪过。在那个笼子一样的黑暗公寓里,林和激烈地亲吻着她,还有隔着警车玻璃的林和一闪而过的脸,是苏芮见他的最后一面。那个英俊而忧郁的男人,被她送进了监狱。可是她一直没忘记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气息,他的声音,冰冷略带着一点点沉沉的忧郁,提醒着她心里那段永不消失的疼痛……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神奇的力量
查询网(821y.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821y.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