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酸枣树之恋
更新时间:2023-01-31 14:55:56

很久没有回乡的老家了,感觉特别的亲切。这座老宅,是若伊年少时期的见证和记忆。绿郁的茂树悄悄地拥抱了整个小村庄。碧水青山,天空点缀着的几只小鸟也只有云朵儿在陪它们嬉戏,阳光照耀下,寂静的村庄里,孩子们闹呼呼的。气氛显然活跃了很多。

酸枣树之恋

看着几个调皮的小孩在做扮家家的游戏。若伊,呡笑着,仿佛一切就在昨天。也是这样被子赫哥背着,被同伴们拥簇着,若伊就好像戏里的新娘,想到这,万千回忆悠然涌上心头,若伊,又一次缅怀那个曾经喝她吃面剩下汤汁的那个人,背她前行的那个人,你还好吗,子赫哥哥。

当年子赫比若伊大两年级,又在同一所学校读书,总会帮着若伊背着书包,总会在她需要他帮助的时候出现,无论春夏秋冬,一直形影不离。懵懂的她们总会被家长同学和老师们取笑,每次子赫都会腼腆的沉默不语,总会拉住若伊的手:不要理他们,我们走吧若伊

小时候若伊蛮调皮的,有很多整人的点子,经常被人家投诉给家人和子赫的。时常被爸爸妈妈批评,有时候还被母亲责骂,姐姐脾气不好就会真假各半的暴打她一顿,若伊感到委屈就找子赫诉苦,子赫总是一脸正色的道:若伊你是淑女嘛,你乖乖地谁都喜欢,好不好!若伊还是不服气的嘟嘟嘴。

经常投诉,经常被教训,经常被子赫感化,渐大的若伊也会害羞了,好像子赫腼腆的面具被若伊摘下来自己用上了一样。有意无意的就躲开子赫,若伊会悄悄地溜去上学,静静的潜伏回家。放假自己在家里陪姐姐做家务,和弟弟玩字谜什么的。有一天,学校放假正准备赶车回家,被子赫抓住了,死丫头,你过来,告诉我,干嘛不理我,给你哥我玩潜伏啊,若伊看他好像生气了:额,干嘛呢,不要惹我,我心情不好,若伊故意拉高声音,她知道子赫就是这样,对他凶一点,他准投降。哦,怎么了,又被姐姐暴打了?是啊,怎么了,我回家了!子赫总是会被若伊轻易的甩掉,呵呵。留下茫然的他在原地哦

那一年期中考试,那一天下了好大的雪,大清早,若伊准备去别的学校,山高路远的又不熟悉路。不知道教委是怎么安排的,若伊她们被分配到别的学校去了。那个学校离家很远,一路上要路过一片坟地,对面就是她和子赫还有其他小伙伴们嬉戏的酸枣林。

可是在冬天里却是白茫茫的一片,一不小心人就会顺着雪粒溜下山涯。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又害怕,前后不见一个人影,想着要是子赫在就好了,本来天气就冷,吓的若伊听见自己牙齿咯咯响,还以为有鬼呢。

沙沙的好像有人要从地缝钻出来一样,让人不寒而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也不知道其他的同学怎么都走的那么快。若伊拼命的往前走,总是感觉背后有人跟着自己跑,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走走停停的。突然,一只兔子从若伊身边跳过,妈呀,吓的哭了起来,定睛一看是一只兔子,等她回过神来,兔子已经窜逃好远了。

走了好一阵子,好像有人在叫若伊,她努力的分辨着,怕是鬼叫魂,听清楚了是子赫。原来是看若伊还没有去学校就回来接她。可若伊知道他们已经开始考试了啊,由于害怕也没敢问那么多。帮若伊拿过书包,强忍着没有笑出来,牵住若伊的手,一步步朝学校走去。

还好,考试前十分钟到了教室,子赫嘱咐若伊认真考试,不要想太多,他在学校外面等,下午考完试陪她一起回家,几十分钟一下子就过去了,考试的感觉不错。子赫问考的怎么样,题写起来困难吗?

若伊摇摇头还可以,教室好冷哦,外面去吃饭吧,吃什么啊,你有钱吧!若伊点点头,摸摸口袋天哪,我的钱呢,没有了,掉了呢不会吧,小丫头,我没有多的钱哦,我只有一碗面的钱哦,剩下也就五毛钱哦

子赫,真的不见了,可能掉在路上了,要不,你吃饭吧,我下午回去吃,下午四点半就可以到家了死丫头,不是吧,真掉了啊,嗯。他看若伊都要冷哭了,就没有说话了,就拉着若伊去小食店。

她不去,他硬是拽着若伊不放死丫头,知道吗,不吃饭考试,你会晕的,我妈早给我做好吃的了,我现在还没有饿呢,你去吃,听话!若伊可能是真的饿了,子赫买了一碗面,她捧着那一碗面,手好暖和,还真舍不得吃。

快吃吧,一会儿就凉了。子赫说拍了拍若伊的肩背。嗯若伊拿起筷子,看看子赫,冻僵了的手也不听使唤挑不起来面条。子赫从若伊手里接过筷子,让我来吧,看你冻坏了,哥挑给你吃好吗。嗯若伊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子赫一点点的挑给若伊吃,一边叫她喝点汤,生怕她烫着,又怕面条冷了。老板娘看在眼里笑道这兄妹俩,谁家的孩子啊,教育的这么好,那么讨人喜欢,多懂事啊!

若伊幸福的像花儿一样,脸色也没有先前的苍白,吃面以后红润可爱精神了许多子赫,我吃饱了。额,你吃这么一点,再吃一点,乖,胖了才可爱。不吃了若伊故意扭过头。其实子赫也饿,丫头,等哥吃完再走了,不能浪费了嗯,你吃吧!老板娘,添给我一点面汤行吗?老板娘微笑着自己弄吧,喜欢多少都行。

子赫打了几勺子煮面的汤和面津津有味的吃着,若伊看着一滴不剩的汤汁都被子赫当做饕餮盛宴一扫而光了,不留一点汤水,她自己捂了捂嘴,想笑,眼角却湿润了,欲言又止。

下午,若伊再次去考试了,子赫还是在学校外面等着她下课,对于若伊来说时间是不够的,可对子赫而言,是多么的漫长的等待啊,何况天还下着雪呢。好不容易下课了,若伊走出学校大门看见子赫还在柏树下蹲着,跑了过去。

子赫,外面冷吧,走吧,我们回家。子赫站起来,刚巧若伊同学路过,若伊,你哥哥吗,好帅哦,呵呵别的同学也起哄是啊,我们怎么没有听说若依有哥哥啊!子赫微笑不语,若伊辨白是我哥没错,你们也叫哥哥,知道吗?切一群不服气的女孩子丢下一个字都转身走了。一群不听话的孩子,走,跟哥回家

若伊记得,子赫用省下来的五毛钱给她买葵花籽嗑了,说是中午一定没有吃饱,先解解馋吧,回家就好了。一路上,子赫牵着若伊的手给他讲故事,苏东坡的妹妹苏小妹,还有李清照是什么才女什么的。两个人踩着雪的声音比大小,用雪撒对方的脸,飞起来的雪粒掩盖了他们冷和饿。孩子就是孩子吧,玩高兴了什么都忘记了。

那一年,若伊好朦胧。那一月,若伊明白,子赫是她最崇拜的人,那一天,子赫远离家乡要去军校了。若伊非常不开心,嘟着嘴半天不说话。子赫看她心情不好,丫头,哥要去很远的地方学习了,以后在家里要听话知道吗,放假就回来和你玩,好不好?子赫,真不想你走,那么远?小孩子懂什么,你子赫哥哥可是我们这里的第一个去军校的孩子呢。妈妈说。以后,我们若伊也去哪里上学,丫头,加油哦子赫妈妈也好高兴,就若伊失落极了。

那一年暑假,子赫陪若伊写诗作画,俩人合伙画了一幅翠竹图,还让若伊父亲题词临摹裱起来,他们高兴了好一阵子。这种形影不离的日子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家人的默许胜过准允,他们一起爬山,一起采风,一起应邀去子赫的同学家里玩。若伊依稀记得,子赫的同学说他们好相配什么的,子赫同学说若伊安静得像一个公主,若伊还美了半天呢。子赫从来不说什么,就是傻傻的笑笑。

看着小男孩背着小女孩,她幸福的看着,迷离的眼神噙着湿雾。子赫哥哥,我好累,你听得见吗。子赫,我好累,走不动了,歇一会吧。天快黑了,没有手电筒,叫你不去庙会,又不能不陪你去嘛,你看,我们不能停下来,来,我背你,好不好!

真的,你不累吗,还是不要了吧。听话,来吧,哥背你子赫,我脚好痛,你难道就不痛吗。来吧,别说了,相信我没错。子赫真的背上若伊,若伊反而不好意思了,想下来,子赫说不听话,小心丢你下悬崖。

若伊只好乖乖地不吵不闹了。子赫担心若伊害怕就给她说开心的事情,自己领过几次奖学金什么的,这些钱都攒起来了,准备给他爸爸买生日礼物,说父母辛苦了,培养他不容易。若伊好感动,她一直以为,像子赫家里条件那么好,不会想到只有女孩子才可以想到的细心呢,子赫真好。

子赫,以后你也会背若伊吗,比如很老的时候。当然会,只要你累了,不用言语,子赫就明白的。子赫,你的背好温暖,好像妈妈的背,还有香味呢。傻丫头,我怎么像你妈妈呢,是汗味吧,放心吧,哥不会丢下你的。是真的,就是温暖,现在感觉像爸爸的背了。哈哈,我那么好吗。嗯

若伊甜蜜幸福的回忆着,犹如她和子赫当年放在书中的那一枚初吻。只要打开书本,就能感觉那枚青涩吻印的气息,也能听见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一样,丫头,你要淑女嘛,大家就会更加喜欢你。

子赫,知道吗,若伊不是当年欺负你的丫头了,现在我可是也为人母了。望望天空,若伊哑然失笑,子赫常常对她的一句话:若伊,你呢,不跳不闹,感觉就不是你了,玩高兴了呢,就想扭你脸,让你老实点。哈哈。子赫,都在年少时多好啊,这样就不会有别离了

随着脚步,若伊走到记忆中的酸枣林。微风中,一片挥洒的酸枣树上,飞来一只小雀,但酸枣树迎风摇曳不止,好像有意戏弄不让它留下,小雀始终不愿离去,想停又停不下来。而此时,若伊好想子赫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啊。曾经许多美好的回忆,只能延续在永远的记忆里。那一年秋季,正是酸枣树卸果的季节,子赫被确诊为白血病。那一年白茫茫一片,子赫,留下一个定格了的微笑,走了。

子赫哥哥,你还好吗;子赫哥哥,你在那边快乐吗;子赫哥哥,你在那边孤单吗;子赫哥哥,我好累,你听得见吗?若伊每次到来都泪流满面。因为,很多话她想告诉子赫又害怕子赫听见为她担心,索性就一句话子赫哥哥,我好累。

子赫,假如,你还在,我们会怎样?会有什么样的结局?若伊无数次的问自己,她不知道,子赫也不会知道,因为他在对面的山头默默地注视着这片曾经留下过那么多美好回忆的酸枣林,永远,不会离开。或许每年清明他也在期盼若伊的到来。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温情早市
下一篇 : 无声的幸福
查询网(821y.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821y.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