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只想为你绽放
更新时间:2023-01-28 05:35:52

晴雯穿上婚纱,开心地在镜子前转了一个圈。然后悄悄推门走了出去,她要给新郎阿南一个惊喜,她的美丽只想在他面前绽放。

只想为你绽放

悄声走过去,首先看见的是好友安琪的背影。咦?安琪来了,她笑。安琪和她情同姐妹,也是她的伴娘。她来也是为了试伴娘装的。

她笑着,刚想跳过去吓唬他们一跳。

可突然她站住了,因为她看见安琪俯身吻住了阿南。阿南没有挣扎,而是热情地回应着安琪。许久后他们才分开,安琪顺势坐在了阿南的腿上,撒娇地说:“哼!你娶了她,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宝贝!忘不了,我和她结婚无非是想得到她一半的财产,有了这一半的财产就够我们花一辈子的了。”阿南轻轻地说道,可即使是轻音,也掩盖不住他的兴奋。

一大滴泪砸疼了晴雯的心,她悄声退回试衣间。不一会安琪笑着推开了门问:“我的大小姐,你还没试完衣服呀?你的王子可都等着急了。”

晴雯微微一笑道:“试来试去没一款喜欢的,正好你帮我看看。”

安琪走进来,瞧着她身上的这一款,惊叫道:“哎呦!我的大小姐,够漂亮的了,走!给你的王子看看去。”

晴雯微笑地走出去,阿南果然眼前一亮,轻轻地把她拥在怀里。

注册、办喜酒,一切繁文缛节过后,他们才算真正拥有自己的二人世界。

婚后的晴雯一改以往的大小姐脾气,对阿南百依百顺,清晨为他准备好早餐,中午他若不回家,她会把做好的饭菜送到他的单位。

晚上她会亲自开车接他回家,一时间弄得他半点自由时间都没有,最糟糕的是他没办法和安琪约会,因为每个星期礼拜晴雯都要把安琪请到家里,三个人一起吃饭一起玩游戏直到深夜。

久了安琪有了怨言,说阿南流连在晴雯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阿南很委屈,可他不能拒绝晴雯的好意。而且慢慢得他开始依赖她的照顾,特别是她做得饭菜,拢住了他的胃。

日子一天天这样过去,安琪越来越急躁,催促着阿南离婚,阿南无奈地说:“你这不是逼我吗?如今她对我的好,全世界的人都看在眼里,我怎么设计她出轨被抓?”

那一天俩人在电话里大吵了一顿,安琪狠狠地说:“就月末吧!如果你到月末还不能按计划行事,我就把你的事宣扬出去。”

阿南冷哼了一声,挂了电话。

那天下班晴雯破天荒的没来接他,他很纳闷,自己打车回到了家,正好看见晴雯和个男人有说有笑的站在楼道了,恍惚看见男人吻了晴雯一下。他怒火中烧地冲过去吼道:“晴雯你真好,你对得起我吗?”

面前的两个人扭过头,竟然是个和晴雯穿一样衣服的女孩,他们说了句:“神经病!”越他而过。

晴雯就站在他身后,面上微微一笑叫了一声:“老公……”

阿南回过头,面上一红,赌气说了句:“怎么没去接我?”

晴雯微微一笑道:“因为我想送你一样礼物。”说着拉着他的手进了家门,一桌子他爱吃的饭菜,让南直流口水。眉开眼笑地问:“呵!老婆今天这是啥日子呀?”

“你忘了?我们结婚纪念日呀!”

南一拍脑门说:“哎呦!可不是,最近我是忙糊涂了,老婆,明天我一定把礼物补上。”

晴雯不在意地笑笑,随手开了一瓶红酒,给他倒上,阿南也是真饿了,一阵狼吞虎咽,桌上的菜便去了大半。吃饱喝足了他觉得眼皮直打架,浓浓得睡意随之而来……

一股阳光照在了他的脸上,暖呼呼,痒痒的。他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伸手推了一下身边的人说:“老婆!起来做早餐吧!”

安琪闻声一激灵坐了起来,他们看着彼此赤裸着身体,一时间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呵呵……都醒了,想看精彩的小电影吗?”

晴雯推门走了进来,打开了电视,上演着阿南和安琪激情的床上戏。阿南的汗汩汩地流了下来,紧张地抓紧被子。安琪则夸张得大哭起来,像是受了巨大得委屈。

晴雯冷冷一笑,把一张离婚协议放在了阿南的手上,阿南激动地说:“是你,你陷害我们……”

晴雯眨着眼睛问道:“是我陷害你们?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一个是我最好的姐妹,一个是我最爱的丈夫……”

阿南无语了,突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这个温温柔柔的妻子。他自认他和安琪一直做的非常保密,不可能被她发现的。可她这样陷害他们,又是为什么那?

晴雯看见他们不解的眼神,叹了口气说道:“我给你们讲给故事吧!一对从小就相爱的男女,来到了一座大城市念书,毕业后他们不甘心会回家乡那个穷地方去,他们想尽一切办法留在城市里。正好女孩有个要好的朋友,家里很有钱,于是她就把自己的男朋友介绍给了她,极力促成他们结婚,然后离婚,好分她好朋友的财产,这是致富最快的好办法,对不对?”

安琪听完不再哭了,她的眼神变得慌张和恐惧,有一种被撕掉伪装直视赤裸的羞愧。

接着晴雯盯阿南的眼睛说:“离婚吧!我本想报复,可是我不忍。离婚的条件上,我给你一半的财产,你们走吧!”

阿南拿起离婚协议,颤抖着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拉着安琪走了。

他们庆幸晴雯的善良,给了他们一半的财产,可以让他们在这座大城市里安身立户。

可是不久,新的问题发生了,阿南开始想念起晴雯来,想念起她做的饭菜,这个念头一起,他的浑身像火烧一样难得,这种感觉迫使他去找前妻,求她为他做一顿饭,她笑着说:“好哇!可你能抱抱我吗?”

阿南走过去抱住她,这时门咣当被人踹开,安琪一脸铁青地站在门口。

阿南左右为难的看着两个女人,痛苦地抱着头蹲了下去。晴雯却一反温柔,指着阿南大骂,说他闯进自己家里企图不轨,让安琪带着他快点滚。

可不管安琪怎么拉他,致富说什么都不走,他要留下了,他想吃晴雯做的菜。

安琪恍然大悟,指着晴雯愤怒地说道:“你给他吃了什么了?快说。”

晴雯疯狂地笑着,笑得流下了眼泪。嘴里喃喃地说:“你问我给他吃了什么,我给他吃得不过是最普通的家常菜,而为了学做这些家常菜,你瞧瞧我的手。”说着晴雯伸出了她的手,上面很多烫伤的疤痕。

阿南浑身一震,他一把抓住了晴雯的手,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是内疚、是惭愧,还有感动,安琪崩溃了,她咧咧跄跄地走了。这一刻她知道阿南是再也离不开晴雯了,她也看清了晴雯的可怕,她用温柔和爱留住了一个男人的心。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上一篇 : 猜想冬天
下一篇 : 怕黑的熊宝宝
查询网(821y.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821y.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