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待我长发及腰
更新时间:2024-04-22 08:11:08

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待我长发及腰

这是当下网络上很流行的一句话,几乎每天都出现在各种网站各种论坛里。它就像这时节随时随地而且无穷无尽从头顶飘落下来的黄叶一样,只要你上网,它总会在不经意间落入你的眼里,挥之不去,赶之不走。

阿杰是这座不算很大的小镇上的这条不算繁华的小街上的这家不算很新的美发店的不算很帅气的年轻美发师。其实阿杰也不算年轻了,他前几天刚过完三十岁生日。他还记得,在他生日宴会上,那个刚认识不久的叫做小思的短发美女曾经就对他说过这句话。

她看着他的眼睛说: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那时候,他已经有了几分醉意。毕竟,他是那家不算很新的美发店的老板,几个员工和一帮朋友一起为他庆生,这个敬他一杯,那个跟他喝个,就这样喝着喝着他就有些醉了。

迷迷糊糊间听到小思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只是微微的笑着,什么都没说。但是在他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那句话后就开始莫名其妙的难受。那种感觉,就像有人在他胸口塞进去一块大石头,让他觉得呼吸困难,天旋地转。

他想,看来自己是真的醉了。于是他就那样真的醉倒在了酒桌上。

第二天在家里醒来的时候,阿杰还被饮酒过量的后遗症折磨着。虽然还是坚持着去了美发店,但一整天都头晕脑胀,恶心干呕的。他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了!当然,像这样的誓言他是每次喝醉了难受的时候都会发一次的,到现在,都不知发过多少次了。

阿杰不但是这个美发店的老板,还是店里最好的发型师。不过,他有个怪癖,就是不给头发及腰的女子剪头发,给多少钱都不!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一看到头发及腰的女子,他就本能的回避。仿佛他在害怕什么,仿佛那些头发及腰的女子会伤害到他一样。

端着杯茶,坐在美发店最靠近门口的椅子上,阿杰轻轻的闭着眼睛,仿佛在缓解身体上的不适,又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阳光透过玻璃门照进来,照在他手里那微微蒸腾着热气的茶杯上,这场景看起来让人觉得宁静而祥和。

阿杰经营这家美发店大概有十年了,虽然不至于让他多么富有,但是也能给他带来一笔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收入,因为附近,只有他这一家美发店,所以生意还是不错的。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而且最近刚认识的短发美女小思似乎有和他进一步发展的意思,他也觉得小思是个不错的女孩,要不就这么收了她算了,也顺便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涯。

想到小思,阿杰不禁又想到昨晚小思说的那句话——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阿杰很讨厌这句话,总觉得这句话会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遭遇,可是又不明白到底能带来什么不好的遭遇,他不禁心里有些烦躁。

晚上八点,店里已经没有客人了,虽然外面街上的夜市才刚刚开始,但是阿杰决定打烊了,他想早点回家休息。虽然昨晚醉酒留下的后遗症已经完全消失,但是也让他觉得比平时疲惫多了,精神状态有些不好。让几个员工下班回家后,阿杰又收拾了一下,准备关门回家。

就在这时,小思推门进来了,她是来找阿杰剪头发的。她说明天有个姐妹儿要结婚,她要去做伴娘,怕阿杰店里忙,所以这么晚才过来找阿杰剪头发。

虽然有些累,阿杰当然不会拒绝小思,很痛快的答应了。

阿杰一边给小思洗头发,一边仔细观察着小思的脸,虽然算不上漂亮,但是也算清秀。想着过段时间之后,小思就会属于自己了,阿杰不禁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笑着笑着,阿杰全身的血液突然一下子凝固了,他看到洗头盆里的水变成了红色,仿佛是鲜红的血液一样,小思额头上也沾满了献血。可当他再想仔细看清楚的时候,水还是水,恢复了本来的清澈。

摇摇头,阿杰继续给小思洗着头发。他觉得可能是今天自己太累了,产生了幻觉。

洗完头,阿杰边给小思剪头发,两个人边愉快的聊着天。阿杰习惯了在剪头发的时候和顾客聊上几句,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一来是怕顾客无聊,二来是为了顺便推销一下护发素等头发营养品。不只是阿杰,似乎每个发型师都有这个习惯。

可剪着剪着,就在小思再次说出那句“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之后,阿杰发现事情变的诡异了起来。首先,小思的头发竟然越剪越长,本来是短发,可是现在竟然都长到腰上了。其次,他发现从他剪断的小思头发的断口处竟然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血。而镜子里小思脸上的皮肤也变了颜色,不再健康白皙,变成了一种殡仪馆的死人脸上才有的青灰色。小思的双眼也变成了没有黑色瞳孔而只剩两颗白色圆球的可怕样子,此时正透过镜子死死的盯着他,连眨都不眨一下。

阿杰感觉瞬间一股凉气从脚底直达自己的头皮,头发几乎都竖了起来,拿着剪刀的手在不停的颤抖着。他想喊,可是喉咙仿佛被什么东西塞住一样的根本发不出声音。他想跑,可是双腿发软,浑身僵硬,他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你怎么了?”小思的声音尖细而阴森,那声音仿佛来自地狱,“快给我剪头啊!剪头啊!剪头啊!剪头啊!剪……”

小思一声声的重复着,声音越来越高昂,越来越急促,就像来自地狱的催命符一样。

阿杰想起来了,他想起小思进门和走路的方式,她的脚根本一直就没接触地面。也就是说,她不是再走,而是在飘。而现在,小思坐在椅子上,他站在小思身后,而在灯光底下,地上只有他和椅子的影子,小思根本没有影子。阿杰明白了,小思是鬼!

小思竟然是鬼!自己想结婚的对象竟然是鬼!这太让人气愤了!想到这里,阿杰不禁不再害怕,反而产生了一丝淡淡的怒气。

“剪头啊!剪头啊!剪头啊!剪头……”小思还在一声一声的重复着那催命一样的三个字。这让本就愤怒的阿杰更加愤怒了,愤怒到了简直忍无可忍的地步。

阿杰直接把手里锋利的剪刀一下插进了小思的左眼。瞬间,鲜血飞溅,喷洒的血液溅到了镜子上,从沾满血的镜子里看,这一切有些模糊而又无比诡异。

小思在鲜血飞溅中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缓转过身,带着插在眼里的剪刀,用剩下的眼眶里没有瞳孔的右眼冷冷的盯着阿杰,嘴里还在重复着那催命一样的声音。

看着她的样子阿杰更加愤怒了,顺手抄起发型师坐着给顾客剪头发用的底部带轮子的圆形小升降椅,抡起来就砸到了小思头上,小思一下就被砸倒了。可她嘴里还在重复着那句话。阿杰顺势蹲下,从挂在腰上的工具包里抽出另一把剪刀,掰开小思的嘴,用手拽出她的舌头,一下子就剪了下来。鲜血淌满了整个地板。

把手里那截长长的舌头扔在地上,阿杰哈哈大笑起来,因为小思终于不再发出那催命一样的声音了。可阿杰觉得还不解恨,他又踩着小思的脑袋,一边大笑着一边把她那早已被鲜血染红的长发一把一把连着头皮扯了下来。直到扯完,阿杰这才坐在地上长长出了口气,仿佛解脱了一样。

可他一低头,又看到了小思那没有了舌头,往外淌着血的嘴还在不停的一张一合,仿佛还在重复着那句“剪头啊!剪头啊!……”。阿杰瞬间又愤怒到了顶点,从地上捡起那把剪掉小思舌头的剪刀,开始对着小思的脖子插进去,一下一下的把小思那已经没有了头皮和舌头,左眼里还插着一把剪刀的脑袋给剪了下来。一边剪,嘴里还一边疯狂的念叨着“剪头!剪头!好!我就给你剪头!把你的头都剪下来!我看你还怎么剪头?我看你还怎么剪头?……”

几天以后,监狱里的阿杰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十年前,他刚开那家美发店的时候,他有过一个叫小丝的女朋友,可后来,小丝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见了。想了好久好久,阿杰始终没有想起来小丝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不见了的,他只记得,小丝有一头长长的,美丽的长发。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821y.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821y.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