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没完没了
更新时间:2023-01-28 05:09:06

世界上的事,有时还真的说不清、道不明,就拿老胡来说,跟一个叫周明的同事竞争副局长,那周明资历没他老,学历没他高,人缘也没他好,按理说,副局长一职非老胡莫属,可结果偏偏他落了选,老胡一气之下,办理了个病退。

没完没了

有道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回到家,老胡反倒觉得生活比以前悠闲多了,干脆把买菜做饭的活也都包了下来。

这天中午,老胡买好菜,哼着曲儿刚出菜场,突然听到一阵刺耳的刹车声。没等他明白过来,就被撞倒在地,脸上马上就挂了彩。老胡捂着伤口哼哼叽叽爬起来,口里骂道:“怎么开的车——”一句话未说完,火“噌”的就蹿了上来,原来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死对头周明!

那周明这时也看清撞倒谁了,满脸惊慌,连忙下了车。

老胡冷笑一声,说:“你真行啊,我都被你挤对退休了,你还不放过我!”周明听了浑身打了个激灵,忙上前给老胡掸土,老胡气哼哼地把他的手推开。

说话间,旁边已经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还有人报了警,周明神色紧张,忙恳求老胡先上医院检查,其他事慢慢说。

老胡哼了一声:“去医院你也跑不了,路边都有摄像头,再说还有这么多人给我做证呢。”便和周明一起去了附近医院。医生给老胡检查了一番,说伤得不重,但得缝几针,肯定得落一道疤。这时交警也赶过来了解情况。老胡看着周明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暗暗得意:姓周的你等着瞧,这回我非治治你不可。

可他转念又一想,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过分?这姓周的小子是可气,但没竞争副局长之前,两家的关系还不错。老胡知道周明家也不富裕,要是告上法庭,让他罚一笔款,再赔一笔钱,也真够他喝一壶的。想到这,老胡的心又软了,心说算了,自己现在过得挺好,何必再想着报复别人。

于是,老胡站起来对交警说:“同志,我不要紧,我不想追究这件事了。”

交警提醒他:“你得好好想想,这次事故的责任可全在他。”

老胡连忙说:“我们是朋友,再说这点小伤也不算什么,药费也没多少钱,我自己掏了。”

周明这下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老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听老胡这么说,交警也不再深究,最后让老胡写了个证明,又教育了周明几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

老胡回到家里,把这事跟老婆一说,老婆连连夸他:“你做得对,大家以前都是朋友,不能为点小事记恨一辈子。再说,自打你退休以后,家里的活抢着干,我可幸福多了。”

被老婆这么一夸,老胡心里很得意。正在这时,电话响了,老胡一接,原来是单位办公室的吴主任打来的。吴主任在电话里说:“听说姓周的把你给撞破相了,可不能饶了他,他那时候可没少打你的小报告,要不然这副局长的位置能轮到他?”

老胡对着电话随口应付了两句,就挂了,心里直纳闷,这件事儿怎么传得这么快?谁知,这时电话铃声又响了,还是老胡单位里的人打来的,依然是问老胡中午被撞的事儿。

整整一个晚上,老胡家的电话没歇过,而来电话的都是单位的头头脑脑,全是出主意让老胡收拾周明的。弄得老胡一头雾水,想了半天都没明白这些人和周明有什么仇,非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等到第二天早晨,老胡还没起床,就有客人来敲门了。来的是老胡的朋友,姓王,和周明的关系也不错。老王这次来是做中间人,调解昨天这件事的。

老胡一听对方的来意,直挠头:“老王,这么点小事用得着调解吗?都已经解决了,药费也没多少钱,我都说不要了。”

没想到老王却苦笑一声:“谁不知道你俩争副局长的时候,周明没少做对不起你的事,现在他正处在竞争局长的关键时刻,把柄落到你手里,你能放过他?”

听老王这么一说,老胡一下子全明白了,怪不得那些人都出主意让自己告周明呢,原来他们都是局长位置的有力争夺者,正愁找不到整治周明的办法呢。

老胡忙向老王解释,说自己已经退休了,不想再掺和这些事,让周明放心。

听老胡这么一说,老王只好给周明打了个电话。

打完电话,老王对老胡说道:“周明让你说个数,五千块钱怎么样?一次了断,你写个协议,以后不要来找他麻烦。”老胡一听,简直哭笑不得,打心眼里可怜周明:为了争这个局长,周明可真是树叶掉了都怕砸脑袋,生怕哪个环节上出问题。

老胡拉着老王的手诚恳地说:“我是对他有意见,可毕竟有老感情在,我也不能为这点小事,就趁机敲他一笔钱呀。”

老王盯着老胡的眼睛看了许久,最后伸出大拇指,直夸老胡讲义气。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当天下午,老胡的老婆下班回家,脸色很难看。老胡一问,才知道,老婆下午接到一个电话,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只是威胁她,让老胡放聪明点,想要多少钱直说,别在背后捅别人的刀子。

老胡立马想到了周明,心想这人也太过分了,自己非得找他好好谈谈不可。

可还没等老胡行动,周明就主动找上门来了。他开车拉着老胡,出了市区,在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周明猛吸了几口烟,然后才说道:“老大哥,我以前是对不起你,现在我想补偿你,你说个数吧。”

老胡用一种怜悯的眼光看着他,说道:“周明,我要怎么说你才能相信?我说了,我们的恩怨早就一笔勾销了,我不用你赔偿,不就是破了点相嘛,我这个岁数的男人,脸上留点疤算什么?”

周明冷笑一声:“话别说得这么漂亮,今天就有人打电话给上级领导了,说我违章驾驶,给人破了相,说不处理就要给市委写举报信。现在单位一把手调走了,局长的位置我最有希望,我告诉你,除了这件事,我没有任何尾巴让人抓。我可不能为这点小事栽下来,给你一万块钱,你给我写个协议,证明咱们的事了结了,行不行?”

老胡这下真气坏了:“姓周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敲诈勒索的人吗?我……我……”老胡气得说不出话来,只在那喘着粗气,而周明却在一边不住地冷笑。

把老胡送回家的时候,周明丢下一句话:“既然你没完没了,我也可以告诉你,我姓周的也不是好惹的,我不怕你告,有本事你就写举报信,看你能不能把我告下来。”说完,狠狠带上车门,走了。

老胡差点气晕过去,心说这人怎么这样?也不知道是谁没完没了。

老婆连忙安慰道:“算了,咱们又不想害他,不做亏心事,就不怕鬼叫门,等会儿我给周明老婆林清打个电话,给她吃颗定心丸。”

这以后消停了几天,老胡脸上的伤慢慢好了,只是眼眉上留了一道疤,也不怎么刺眼。他正想上街走走,电话响了,是林清打来的。电话里,林清带着哭腔说:“老同学,你快来一趟吧,周明他……不行了。”

不行了?老胡头皮一麻,连忙打车赶到了周明家。到那一看,只见周明躺在床上,眼睛里全是血丝,脸色灰突突的,见了人来也不打招呼,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老胡急忙拉了拉他:“周明,是我,你怎么了?”

周明用眼角扫了老胡一眼,把头扭过去,嘴里嘀咕着:“你说他怎么不让我赔钱呢?他到底想干什么呢?”

这人是不是疯了?老胡回头看了看林清,林清边哭边说:“前天又有人写举报信了,这次说得更离谱,说他喝醉了酒,把一个退休职工撞成重伤,一分钱没赔就跑了。上面要派调查组来调查,周明两天两夜没合眼了,老同学,你就行行好,让他给你赔点钱吧。”

老胡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林清,你看看我这点小伤,我能让他赔钱吗?我是真心的。”

林清感激地看着老胡,说道:“我知道你是真心的,可他现在也不容易,为了这个局长都抢破了脑袋,你不让他赔钱,就有人拿这做文章,他就吃不好睡不好,这样下去,他非得垮了不可,就算我求求你,你就救救他吧,你看这人都成什么样了。”

老胡看看林清的可怜样,再看看周明,横了横心,上前一把扯起周明,抡圆了胳膊,“啪”的一下,就给了对方一个耳光:“姓周的,你看看我脸上这道疤,今天你要不给我两千块钱,咱们就没个完。”

周明晃了晃脑袋,“噌”的一下站起来:“好,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老婆,给他拿钱,再让他写个协议,有了这份协议,我就不怕调查组了。”

林清忙递过来两千块钱,又递过来纸和笔。

老胡起先不打算接,但一抬头,看见周明正站在门口看着他,知道不让周明赔这笔钱,对方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老胡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拿起笔在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老胡这边刚放下笔,那边周明的精气神一下子就来了。只见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号,手叉着腰,派头十足地大声说道:“办公室,今天是不是有个重要会议?什么,让吴主任主持,我还没死呢,能轮着到他吗?你们安排一下,我马上就到。”

查询网专稿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
不够精彩?
查询网(821y.com)汇总了汉语字典,新华字典,成语字典,组词,词语,在线查字典,中文字典,英汉字典,在线字典,康熙字典等等,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
声明: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邮箱:  联系方式:

Copyright©2009-2021 查询网 821y.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2822号-15